比特币专家观点专访达鸿飞:N3上线之后N...

专访达鸿飞:N3上线之后Neo链上生态的未来发展

自区块链诞生以来,公链一直是行业内的热点话题。特别是随着DeFi浪潮的大爆发,区块链底层基础设施所需的可扩展性、高性能以及安全性也已经成为各个开发者的终极目标。

为了促进区块链大规模应用落地以及充分发挥区块链的作用,Neo 发布了全新版本——Neo N3,旨在为企业、项目和开发者提供未来智能经济下一整套完备工具与机制。

7月27日,Cointelegraph中文邀请到了Neo创始人达鸿飞参加线上王牌访谈栏目Focus,本次活动由Cointelegraph中文CEO&联合创始人Vadim主持。

达鸿飞在2014年创立了Neo。那时候比特币已经出现几年了,而达鸿飞在2011年才第一次听说比特币,后来三年内,他逐渐弄懂了什么是比特币,以及它的工作原理。

2013年的时候,中国的比特币社区出现了,达鸿飞开始和其他几个人一起组织见面会,举办会议。那时候,V神也在计划推出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所有这一切都激发达鸿飞去创建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这就是Neo的源来。

达鸿飞在活动上表示:

1.合规无疑是现在的趋势。区块链技术要想被主流社会接受,就必须合规。

2.今年8月,Neo将推出N3主网。它将新一代Web3.0与当下的Web2.0连接了起来,就像一座连接两种事物的桥梁。

3.Neo最乐意资助的项目是那些允许其他项目建立在其之上的项目,他们更像是其他项目的基石或是基础设施。

4.要解决扩展性问题,layer 2是必经之路。广泛意义上,我们将看到很多layer 2解决方案,包括Polygon一样的侧链,这是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5.我认为现在肯定是熊市,价格从最高点往下跌了50%。我不知道下一次牛市何时会到来,但肯定不是今年,我们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换手”,消化熊市的影响。

以下是Cointelegraph中文整理的采访内容(有删减,但保持嘉宾本意):

Vadim:在创建这个Neo区块链项目的过程中,你遇到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达鸿飞:早期时候最大的挑战就是招募人才。我们公司最开始只有4个人,在一个很小的办公室里办公,租金基本上是免费的。前3到4年,我没有收入,靠的就是一股子热情,但这样很难招到或者说服那些可以写代码的人才和你一起共事,他们的机会成本太高了,他们可以轻松地在一家规模更大公司里找到高薪工作,所以说,招人是我们早期最具挑战性的一件事。

当下最大的挑战就是如何在合规性、许可性、抗审查和公链之间巧妙地找到一个平衡。

Vadim:你如何看待在中国和其他国家发展的合规性问题?

达鸿飞:我认为,合规无疑是现在的趋势。区块链技术要想被主流社会接受,就必须合规。现在很多监管部门在给不同类型的企业发放许可证,比如,和我有关的Onchain Custodian 总部在新加坡,申请的是支付服务法案许可证,以便提供比特币、以太坊的数字资产托管服务,

整个加密市场相对来说比较小,总市值大概在1、2万亿美元之间。相较于主流金融市场,加密市场要小得多,所以,要想让加密市场被主流接受,我们必须合规。我们需要架起一座安全、合规的桥梁,将资本、人才引入行业内。

Vadim:与Neo Legacy相比,Neo N3做出了什么样的改进和完善?Neo N3将如何打破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之间的界限,打破它们在技术和新应用方面的界限?

达鸿飞:Neo N3 RC4正式代码已于2021年7月20日发布,并于2021年7月21日部署到测试网。新版本是Neo N3正式测试网的候选版本,已经完成了Neo N3所需的全部更新。

今年8月,我们将推出N3主网,敬请期待。N3有很多新功能,比如一些基本模块,像NeoID,这是一个去中心化身份认证系统;还有一个内置预言机,能够使Neo上任意的智能合约直接访问传统互联网;同时,新协议能为你提供来自该链接的真实数据反馈。

它将新一代Web3.0与当下的Web2.0连接了起来,就像一座连接两种事物的桥梁。我们还拥有一个新功能叫做NeoFS,是由一个俄罗斯团队创建的。NeoFS 基本上是 Neo 的新版本,相当于 IPFS 和 Filecoin 矿机,但是你需要用Gas(Neo的网络燃料)来支付存储费用。

同时,我们的经济模式也有所改变。打个比方,在Neo Legacy上,你不用做任何事,只要持有Neo代币,你就可以赚取Gas,这并不乐观,也不是最好的方法,所以,Neo Legacy治理参与率比较低。为此,我们决定改变现状,给投票者更多奖励。

从Neo N3开始,你需要选出正确的社区成员,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加奖励。我们将有21个理事会席位,这21位理事会成员将决定区块链、协议的不同参数。不同区块链之间的竞争实际上更像是生态系统之间的竞争,而不只是单纯的技术竞争。

Vadim:Neo不久前还启动了N3早鸟计划,并将于今年6月至9月期间投入1000万美元来资助入选的项目,你能展开讲讲这个计划吗?你想将何种类型的项目引进你的生态?

达鸿飞:N3早鸟计划背后的想法很新颖,我们做了很多改变,打破了与Neo Legacy之间的兼容性。开发者们因此需要重建项目,我们需要这些开发者们,因此我们决定给他们激励。

我最乐意资助的项目是那些允许其他项目建立在其之上的项目,他们更像是其他项目的基石或是基础设施。比如,我们想要建立一个强大的DeFi生态,那么我们欢迎Uniswap,这是DeFi项目的基石;同时,我们还要拥抱Compund借贷协议,我认为这两者是DeFi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当然,我们也欢迎稳定币项目,这些都是DeFi项目的基石。

Vadim:市场上真的缺乏优秀的开发者和项目,还是说你只是想将最优秀的人才引入你的公链当中、引入你的生态中?你如何看待未来几年的发展?这种金钱驱动的方式是最好的选择吗?如何引进新项目和开发者呢?是否需要采取别的方式?

达鸿飞:当然,开发者不单单只看钱,但钱的激励是一个好的开始,能够推动项目进行。一旦你有了基本的“构建基石”,推进项目就简单多了,而且会越滚越大,这个方式在Neo Legacy很成功,我们相信,在Neo N3也会成功。

Vadim:你倾向于一个已经存在的大项目,有较大的追随者和用户基础,还是说倾向于一些新企业、新的创业公司,这些企业可以将新想法、新的解决方案,带入到你的公链、你的公司当中?

达鸿飞:我更倾向后者——新的想法、新的技术、新的思考方式。我们目前正在和美国的一个团队洽谈。他们正在准备做一个预言机项目,功能和Chainlink差不多,但是他们会去努力解决Chainlink存在的一些问题,我认为他们的潜力很大。我们正在商讨如何与他们合作,因为如果想要一个可以运作数据拟合的预言机,那么需要解决layer 1的问题,这样能够更加稳定地、安全地为预言机项目提供数据拟合。

同时,Neo基金会和Neo EcoFund将为这些项目进行投资。我很喜欢这些项目,它们一般都是有着较强专业背景的小团队。

Vadim:对于生态系统建设来说,优秀的开发者一直以来都很重要。Neo N3如何从技术层面上吸引开发者呢?为开发者提供了怎样的帮助呢?

达鸿飞:在公链里,Neo首次采用拜占庭容错共识算法。在Neo N3中对这一算法进行了改善,我们能够在一秒之内处理上千笔交易,成本比以太坊低很多。同时我们拥有全新的新型智能合约系统,开发者们可以使用比较熟悉的语言去编写智能合约,比如Python、Go语言等。

Vadim:Neo未来几个月、或者说今年想要实现什么目标呢?

达鸿飞:我们最大的目标、或者说最大的任务就是完成此次的迁移。你可以将Neo Legacy和Neo N3看成两种不同的区块链,我们正在从Legacy迁移到N3,就是将区块链A上的所有智能合约资产迁移到区块链B,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我相信Neo是区块链行业内首个做出这类尝试的,通过使用跨链协议Poly Network,我们找到了成功之道,Poly将Neo Legacy与N3连接了起来。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将迁移所有的资产。再之后,我们会协助开发者们在Neo N3上改进和部署新的项目。所以,迁移将是我们未来几个月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和任务。

另一个挑战就是和交易所交流。我们需要和他们交流,说服他们和我们一起迁移。我相信只要几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成这一切。

Vadim:对于你们公司来说,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里程碑式的一步。你在区块链行业待了很久了,你预测区块链的未来发展是怎样的呢?

达鸿飞:有几个非常有意思的方向。从技术层面看,要解决扩展性问题,layer 2是必经之路。广泛意义上,我们将看到很多layer 2解决方案,包括Polygon一样的侧链,这是行业发展的一个方向。

从经济层面来讲,DeFi是最令人期待的发展方向,所有人都是围绕着DeFi开展工作,Compound Labs投入了4%的资金。越来越多金融创新将来自DeFi领域。

同时,元宇宙和NFT也非常有意思,但需要花上几年的时间才能发展成熟。

Vadim:区块链内,关于NFT,DeFi的发展方向,在这次牛市里面,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发展。很多人都在说我们现在处在大规模采用中,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已经差不多实现了大规模采用?还是说,我们要做很多事才能带来大量用例,才能让更多的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区块链?

达鸿飞:我可以肯定的是,在亚洲,区块链肯定还没达到大规模采用的程度。很少人尝试过DeFi项目,所以我觉得任重道远。对我们来说,这将是一次激动人心的旅程,区块链创业者们能够进行探索。

Vadim:我们上次谈话的时候,你做了一次非常正确的预测。你当时说你不看好市场觉得比特币将跌破4万美元,实际上比特币跌了更多,那你如何看待现在的市场呢?

达鸿飞:关于价格的预测,我的理论就是:如果某样东西涨幅过快,部分人极速变富,市场就会进行修正。作为价值储存的方式,我认为比特币比黄金好。我相信,终有一天,比特币的市值会超过黄金,我不知具体哪年,这需要花上一段时间。若比特币两年甚至一年内就超过了黄金的市值,那我认为比特币持有者赚大钱太容易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不公平,这不符合社会财富的分配方式。我个人希望价格慢慢提升,然后很多人可以参与到比特币买卖当中,这样的话,比特币可以更加均匀地分配到持有者、信服者以及后来者手上。

今年,很多人都在犹豫。他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不知道是该把币存起来,等待下次牛市,还是主动地购买更多币,直到牛市出现。我认为现在肯定是熊市,价格从最高点往下跌了50%,这肯定是熊市。我不知道下一次牛市何时会到来,但肯定不是今年,我们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来“换手”,消化熊市的影响。

Vadim:我相信你第一次看到比特币白皮书的时候,肯定很激动。如果你和中本聪相遇的话,你会对他说什么?

达鸿飞:第一句,我会说“谢谢你的创造“。这是几十年来最美妙的东西之一,它为人类的未来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第二句,如果能穿越到过去,我会给中本聪提一些建议。我或许会说“或许你应该把标题换成点对点数字黄金”,因为比特币更像是黄金,而不像现金。

相关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1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