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专家观点以太坊最新进展如何?一年之...

以太坊最新进展如何?一年之后的以太坊会怎样?

撰文:Matthew Leising,DeCential 联合创始人

编辑:南风

Tim Beiko 一直是一名建设者,无论是在高中开始的 T 恤生意,还是在以太坊自 2015 年上线以来最大规模的改革 (即过渡到 PoS) 过程中组织其他以太坊核心开发者。Tim 在加拿大魁北克省的一所大学获得了商学学位,在 T 恤生意失败后经营一家房屋粉刷公司时经人介绍认识了比特币。然后他见证了 2016 年 The DAO 事件的爆发,当时他刚刚进入以太坊。然而,他注意到,在 2017 年 1CO (首次代币发行) 热潮期间,人们真的想使用以太坊——即使它不是很友好,且交易成本也可能会飙升——并决定帮助使以太坊底层基础设施尽可能健全。

在本次采访中,Beiko 阐述了有关当前 (PoW) 版本的以太坊转移到新版本 (PoS) 的计划 (这个过程称为“合并”) 的最新进展。以太坊的当前版本被称为 ETH 1.0,并由工作量证明 (PoW) 共识机制保护,这与比特币区块链使用的共识机制相同;新的以太坊版本被称为 ETH 2.0,将切换为权益证明 (PoS) 系统,该系统依赖于用户 (验证者) 质押 ETH 来保护和管理这条区块链。以太坊的基础层被称为 L1 (第一层),当前的以太坊 L1 层缓慢且昂贵,但非常安全。为了缓解这一问题,以太坊社区已经开发了所谓的 L2 (第二层) 协议,这些 L2 协议要比 L1 更快、更便宜,并且有着与以太坊 L1 相同的安全性。

本位为 DeCential 联合创始人 Matthew Leising 近期采访 Tim Beiko 的内容实录。以下是本次采访的主要内容:

Matt Leising:首先,我想很多人都想知道你们正在进行的事情的最新进展,因为你正在负责协调以太坊社区中致力于 ETH 2.0 工作的开发者们。这本身就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能否说说最新进展吗?

Tim Beiko:当然。今年 10 月初,我们已经完成了有关以太坊向 PoS 过渡的规范,因此我们把 ETH 1.0 和 ETH 2.0 团队的所有人召集在一起,用了一周的时间完成了此次过渡的原型。我们从 PoW 开始并过渡到 PoS。这给了我们很好的信心,即总体的规范是可行的,总体方法也是合理的。但显然,我们在此期间发现了所有这些小的边缘情况并进行微调,从而使其能够投入生产中。

我们在 11 月正在做的事情是尝试搭建这些短期测试网。通过这种方式来检查一切是否正常,然后将它们拆除。我们希望在 (圣诞) 假期之前,我们能够有一个持续时间更长一点的测试网,以便应用程序工具、基础设施和其他东西可以使用它,看看它是如何工作的。

与此并行进行的一件事情是,我们已经开始向 (以太坊) 社区伸出双手,试图向他们解释 PoS 的变更对于他们意味着什么,试图让人们理解其中的影响以及应用程序等方面的东西,从而确保当相关的代码准备好时,我们不会让任何人措手不及。

Matt Leising:好的。目前正在进行中的从 ETH 1.0 向 ETH 2.0 的过渡被称为「合并」(the Merge)。你知道合并什么时候会发生吗?

Tim Beiko:肯定是明年。实际上,如果我们在今年年底拥有一个测试网,可能会有一些我们想做的小调整,我期待大约在明年 2 月份左右我们可以完成代码。

如果我们在明年 2 月份完成代码,那么你可以预计的是,几个月后就可以合并了。可能是明年 4 月份,也可能是 5 月份。现在还很难给出一个具体的日期,因为如果我们发现了一个大的 bug 或其他需要我们花三周时间去修复的东西,那么显然这会耽误三周的时间。

Matt Leising:在我看来,合并是以太坊自 2015 年上线以来最大的变化。你是否也这么认为?

Tim Beiko:是的,完全同意。可以通过此链接来紧跟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们的工作:

https://hackmd.io/@timbeiko/acd/https%3A%2F%2Ftim.mirror.xyz%2FsR23jU02we6zXRgsF_oTUkttL83S3vyn05vJWnnp-Lc

Matt Leising:现在,ETH 1.0 链每天每分钟都在运行,而你们正试图将其切换到另一条链上。

Tim Beiko: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趣的。以太坊网络不仅是实时运行的,而且上面还有着数千亿的资产价值,或者如果你将所有在以太坊上构建的代币计算在内,那么可能是数万亿。同时还有一个非常大的验证者集合。这些验证者的数量要比其他 PoS 系统多出一个或两个数量级。所以由于 (PoS 信标链) 系统已经上线了,而且我们想让尽可能多的人参与进来,因此事情并不简单,且由于我们需要在更多的人之间进行协调,这显然会让事情变慢。

Matt Leising:退一步说,你是如何成为了负责协调以太坊的这场巨大变化?你在加拿大长大,能否说说你成长的事情以及你小时候的生活是怎样的?

Tim Beiko:当然。我在加拿大长大,我来自蒙特利尔,但我最近刚搬到美国西海岸。我一直都在做新的事情。我十几岁的时候开始做 T 恤生意,然后我经营了一家房屋粉刷公司几年时间。然后我意识到这种粉刷房子的实体服务不能扩大到很大规模。你自己也许可以管理 10 到 20 个粉刷个人,但如果需要雇一名经理,那么你无法获得很大的规模。在某一时刻,我对技术产生了兴趣,部分原因就在于此。

朋克摇滚 T 恤男孩

Matt Leising:你卖的 T 恤上写了什么?是什么样的 T 恤?

Tim Beiko:我曾经是朋克摇滚的超级粉丝,所以那是一个 T 恤品牌——我们会赞助乐队之类的。

Matt Leising:你能说出几个乐队名字来吗?

Tim Beiko:他们都是小型的地方乐队。我不认为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到今天还存在。

Matt Leising:所以你没有卖 Iron Maiden (英国铁娘子乐队) 的 T 恤?

Tim Beiko:没有,很遗憾没有做到那么大。

Matt Leising:你成长的过程,你父母在做什么?

Tim Beiko:我妈妈是名医生,全科医生。我爸爸以前是,现在也还是个工程师,以前是在光纤销售公司工作。他不太喜欢,他总是喜欢盖房子,所以后来他辞职了,现在他在盖房子。

Matt Leising:所以你意识到库存型企业的规模并不会很大。确实很难。你小时候也喜欢玩电脑吗?电子游戏?

Tim Beiko:我很喜欢网络游戏。我在这款名为《AdventureQuest》或《BattleOn》的游戏中位列前 100 名。我在《Neopets》的排名也很高。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早上 5 点起床,然后去玩电脑游戏。我也会想办法黑进去。我记得当《Animal Crossing》(动物之森) 游戏登陆 GameCube (任天堂第四代家用游戏机) 时,你可以改变 GameCube 上的日期来加快速度。所以我会去种一些庄稼,然后关闭游戏,进入设置,将日期向前移动一周,然后就可以收割庄稼了。

Matt Leising:这很有意思。你在学校有被什么吸引吗?你当时是个好学生吗?

Tim Beiko:我还好。我能够擦线而过。我并没有被什么特别的东西吸引。我喜欢做生意和做项目。

Matt Leising:你几岁开始做 T 恤生意的?

Tim Beiko:大约是 15 或 16 岁。

Matt Leising:几年之后你就开始进入房子粉刷领域了?

Tim Beiko:是的,当时我 17 岁,因为我记得 18 岁是魁北克的法定年龄,如果不满 18 岁,很多事情都很麻烦。

Matt Leising:你当时是想要上大学了是吗?或者你的计划是什么?

Tim Beiko:是的,魁北克 (省) 很奇怪,基本上高中比加拿大的其他地区和美国地区少一年,大学也少一年。你有两年的时间上个独立学校,如果你想成为一名护士或职业培训之类的,这是非常好的。但对于那些想上大学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过渡阶段,环境就像是在大学,但你实际上是在高中,也没有大学那么严格。当时魁北克发生了大规模的学生罢工,我们的学校关闭了 6 到 9 个月。那时我基本上从线下学校退学了,在网上注册完成学业。但这很酷,因为没有超高的要求,并且能够在线上完成作业要好得多。

Matt Leising:你接受过计算机科学的中等教育吗?

Tim Beiko:我起初没有学过计算机科学。直到很久以后,我才选择了计算机科学。所以我完成了那两年的学业,然后去了大学的商学院,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决定想开一家科技公司。我自学编程,她自学设计。所以我们这样做了大约一年。公司失败了,没有成功,但我学到了足够多的编程知识,知道自己知之甚少。所以在公司倒闭后,我决定回去做计算机科学而不是经商。

从伊拉克 Dinar 到比特币

Matt Leising:你以前接触过加密货币吗?还是通过这门课程了解到加密货币的?

Tim Beiko:向我介绍加密货币时实际上是之前为我工作的一名粉刷工人。这是他的暑期工作,他总是热衷于一些奇怪的计划。美国显然入侵了伊拉克 (2003年入侵),伊拉克货币受到了货币制裁。所以他会在 E-bay 上大量购买伊拉克Dinar(伊拉克的货币单位),并把它们藏在他的床垫下。他会购买并保存它们,希望有一天当美国离开伊拉克时,它们会升值。他总是有这些奇怪的计划,而另一个在当时感觉同样奇怪的东西是比特币。

所以他就是告诉我比特币的人。他告诉我的时候我买了一个比特币,那应该是在 2014 年,价值大约 1000 美元。我只是买了比特币,然后忘记了这件事。

我和那个人保持了两年的联系,他会提起加密货币,但在我和他谈话的时候,我不会去想加密货币。他在很早的时候就跟我提到了以太坊,我不知道具体是在以太坊上线之前还是上线之后。

我当时并没有太关注以太坊,它给我的感觉是太过复杂。然后当我再次听说以太坊时,是在 The DAO 项目的时候,当时 The DAO 处于筹资时期,还没有发生攻击事件。我在 The DAO 被攻击之前买入了 ETH,因为我想要为 The DAO 做一些贡献。

在 The DAO 攻击发生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感觉这个项目已经失败了。在某种程度上,要知道,我的 ETH 价值如此之低,甚至不值得卖掉它们。因此我并不是

Matt Leising:所以你并不是“钻石手”,而是觉得太过麻烦。

Tim Beiko:是的。所以我仍然有点关注以太坊,但非常松散,直到大约 2017 年底,我开始看到一些基于以太坊的项目。我记得的项目有 Golem 和 Melonport,还有其他几个。现在有项目正在使用以太坊,从那时起,我又开始紧密关注它了。

Matt Leising:价格显然也创下了新高,对吧?

Tim Beiko:这是在那之前。我大概在 20 美元左右买的,然后在 2017 年 3 月又涨回到了 20 美元左右,我记得我当时想,我终于没损失了。

当时我在学习 CS (计算机科学),我专注于人工智能,并且当时仍然认为人工智能是一条比加密货币更安全的职业道路。在那一刻,人们仍然觉得以太坊可能会直接消失。对吧?好像不能保证这东西会一直存在。

Matt Leising:我完全同意。还有它在 2018 年达到初创纪录的 1400 美元,但随后出现了一场巨大的崩盘。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下降到大约 100 美元。

Tim Beiko:事实上,那时候我参与得更多。在 2017 年夏天,有很多 1CO (首次代币发行),我想的是,即使大多数 1CO 都行不通,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骗局,但这表明对以太坊有着巨大的需求。对吧?

当时使用以太坊是一种可怕的体验。当有这些 1CO 时,交易池会拥堵好几天。Gas 价格飙升,人们认为这很糟糕,因为费用太高了,而且是完全不可预测的。这是我当时意识到的,然后我真的很想从事于以太坊协议本身的工作。

Matt Leising:所以你当时想要为以太坊系统工作,确保其基础设施的稳健。

Tim Beiko:没错。然后我还意识到,我在技术上还不够好,无法编写代码。当时充其量我只是一个初级程序员。所以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有兴趣花更多的时间为它做贡献。

“我现在对以太坊感觉很好”

Tim Beiko:最终,ConsenSys 为他们的协议团队寻找一名产品经理。所以这感觉这很适合我。我喜欢做一个产品经理,负责非常技术性的事情,但我自己不喜欢做工程师或研究人员。

Matt Leising:所以,考虑到这些年你的概况,从 2018 年到 2019 年在 ConsenSys 的情况到现在,你如何比较几年前和现在的以太坊技术在进化和创新等方面的情况?

Tim Beiko:我将先讲协议层,然后是应用程序。就协议层而言,我认为 2017 年的狂热让每个人都大吃一惊。我们在 2018 年和 2019 年花了很多时间来加以补救,让事情顺利进行,让客户端运行得更加可靠。直到 2019 年底和 2020 年,我们才开始考虑大的新功能。

特别是在 ETH 1.0 方面,有这样一种想法,“哦,ETH 2.0 将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我们不需要做这些激进的事情。”我记得那是在 Devcon 会议 (2018年11月在布拉格举行) 时期我们对此进行了讨论,我们意识到即便 ETH 2.0 到来并交付了所有东西,但它仍然需要几年的时间,因此我们可能需要做一些相当重要的事情来保持以太坊的可持续性。

我们当时计划做的许多事情,今天仍然在进行中。EIP-1559 就是我们完成的其中一件事情。另一件大事情就是无状态性 (statelessness)。由于以太坊的状态在无限增长,这使得节点将更难运行。第三件事情是处理历史数据。当前以太坊节点必须永远保存所有数据的事实显然对网络造成了很大的压力,考虑到这些数据不会再变更,有更好的方式来处理它们。

Matt Leising:你目前对以太坊最大的担忧是什么?

Tim Beiko:我现在对以太坊感觉很好。同样,我的观点是针对以太坊协议层。我们面临的大问题是如何转变为 PoS。我对此很有信心。在处理状态增长方面,我认为我们正走在正确的轨道上。虽然不是明天就会实现的事情,但许多聪明的人正在致力于此。

如果有什么是需要加速的,我想应该围绕 L2 更好的工具和迁移。我认为当前以太坊网络的费用很高,但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这并不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因为这并不是协议本身的问题,而是网络供需的问题。但我真的想确保我们尽我们所能把尽可能多的东西推向 L2s 网络,并让人们在使用 L2s 时有一个平稳的体验。

Matt Leising:你最近听说了 ConstitutionDAO 吗?

Tim Beiko:是的,我听说了。

Matt Leising:我本来考虑加入,我原本打算给他们 20 美元的 ETH,但 Gas 费用高达 85 没有。我只好放弃了。

Tim Beiko:是的,我实际上进行过几次转账,Gas 成本要比实际转账的金额还要高。的确,这很糟糕。

Matt Leising:你对此不感到担忧吗?你认为 L2s 和 ETH 2.0 会极大地缓解这种情况吗?

Tim Beiko:会的。我的意思是,现在 L2s 已经在运行中了。上周末我使用了 Optimism 和 Arbitrum,在这两个网络中转账都只需几美元。重要的是,在以太坊协议层方面,我们在继续致力于实现分片 (sharding)。我不太担心这项技术的可行性,我更关心的是其部署和采用,以及确保人们使用更加合适的方式。比如,如果有人想使用以太坊 L1,可以自由地使用,但我们应该明确的是,如果你发送的金额不是 10 万美元这么高的话,那么你应该使用 L2。我们应该让应用程序很容易地部署到所有的 L2s 网络上,并确保它成为一等公民。

Matt Leising:太棒了。你预计以太坊在一年之后会如何?

Tim Beiko:如果届时我们转到了 PoS,我会很兴奋的。如果 L2 上的交易量要高于以太坊 L1,理想情况是高出 10 倍甚至 100 倍,或者不一定是转移价值,也可以是使用量,因为我认为以太坊 L1 可能仍然会是大额价值转移的主要场所。如果在 2022 年底时,大多数交易使用量是发生在 L2,并且我们已经转到 PoS,那我是再高兴不过了。

Matt Leising:好的,Tim,真是太棒了。非常感谢你抽出时间和我们分享你的背景故事。

Tim Beiko:感谢你们邀请我。

相关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4 − 6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