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专家观点3 分钟对比 Celer ...

3 分钟对比 Celer 与 Hop Protocol 的快速跨链转账原理

近期 Arbitrum、Optimism 等以太坊 Layer 2 网络的热度明显升温,但由于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 7 天的提款挑战期着实让人捉急,用户因此对 Celer Network 以及 Hop Protocol 等协议提供的快速跨链转账服务产生了迫切需求,那么这两个方案到底有何不同呢?来自 MakerDAO 的区块链架构师 Bartek Kiepuszewski 对此进行了详细解释。

允许在链(L1 和 L2)之间快速转账的 LP 辅助桥并不相同,让我们来看看 Celer Network 的 cBridge 和 Hop Protocol 的对比。

首先是 cBridge:cbridge.celer.network

1 Celer Network 的 cBridge 跨链原理

cBridge 实施了一个简单的 HTLC (哈希时间锁合约),其原理是你和匿名的中继者(实际上是任何愿意协助你提款的人)之间进行原子互换(atomic swap)交易,一个例子如下:

假设你想从以太坊主网转移 100 DAI 至 Polygon 网络,在步骤 1 中,你将 100 DAI 转移到桥的 ETH 部分,并指定时间锁的持续时间(UI 默认为 12 小时)。

在步骤 2 中,中继者将 99 DAI (因为中继者要收费,因此不是 100 DAI)转移到桥的 Polygon 部分。

在步骤 3 中,当你在 Polygon 网络看到你等待的 99 DAI 时,你从桥的 ETH 部分释放 100 DAI 给中继者。

最终,在步骤 4 时,中继者从桥的 Polygon 部分释放 99 DAI 给你,现在,你可能会看到一些问题。好的部分是,你的资金是安全的,它们不能被任何人偷走。但这里也存在着问题,主要问题是 Polygon 可能没有中继者帮助你进行转账,那会发生什么呢?

好吧,在时间锁(12 小时)之后,你可以将卡在桥的 ETH 部分的资金释放回你的钱包。

如果你转移的是 100 DAI,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如果你想转移的是价值 1000 万美元的 DAI 稳定币呢?你的资金会被卡住 12 小时,然后你也燃烧了 gas,但你无法知道是否有中继者会乐意帮助你(并且他能否有足够的流动性给你完成转账)。

还有一个潜在的麻烦,还记得步骤 4 中中继者应该在哪里将资金释放给你吗?

如果中继者不做这件事,你必须要自己执行这个步骤,Celer Network 称自己会跟踪中继者,观察他们的成功率并试图激励他们完成中继,但这是目前该系统中非常中心化的部分。

最后,我们无法查看一些链上合约并查看可用的流动性,你在桥的两侧看到的只是当前传输中的转账。

下面我们来看看,Hop Protocol 是如何尝试解决其中一些问题的。

2 Hop Protocol 的跨链原理

与其他协议相比,Hop 是一个星型网络,其中 L1 ETH 是作为所有传输的结算层,它使用的是在 L2 上铸造的合成 hToken (始终由底层的 L1 代币支持) https://hop.exchange

Hop 没有使用 HTLC,而是需要 Bonder (Hop 中的中继者)预先锁定流动性,其进行跨链转账的路径如下:

步骤 0:Bonder 锁定目标链上的流动性,这里我们以 Arbitrum 为例,这将用于促进 Alice 的快速转账;

步骤 1:Alice 将 100 USDC 从 Optimism 二层网络发送至 Arbitrum。为此,她需要首先将 USDC 兑换成 hUSDC,并将 hUDSC 提取到 L1 (代币的流动轨迹是 L2 –> L1 –> L2)。这是她需要签名的源链上唯一的交易。

步骤 2:Bonder 看到了 Alice 的提款,并在目标链(即 Arbitrum)上“Bond”这个操作,这一行动将减少 Bonder 的保证金,在 Arbitrum 上铸造 hUSDC,将其交换为 USDC 并将 USDC 发送给 Alice,这对 Alice 来说是非常快的!

步骤 3: 最终 Bonder 会得到原来 Alice 的提款。如果来源是 Optimistic Rollup 二层网络,则是在 7 天之后。如果来源是 Polygon,则是在 30 分钟之后。原理就是这样。

因此,与 HTLC 方案相比,使用 Hop 的方案,Alice 的传输速度会更快,UI 更流畅(只有一笔 tx)。然而,这是有代价的——Bonder 需要锁定流动性以促进提款。额外的流动性需要锁定在两个 L2 的 AMM 中。

用户可以在 L1 上检查有多少流动性可用,例如对于

https://etherscan.io/address/0x3666f603cc164936c1b87e207f36beba4ac5f18a

中的 USDC,你可以看到里面有超过 600 万美元,这既适用于所有 AMM 的 hUSDC,也适用于促进快速 USDC 转账。

如果 Bonder 不可用怎么办?在那种情况下,Alice 的提款不会失败,就像 Celer Network 的 cBridge 一样,但它会降级为“缓慢”提款到 L1。然后,她将不得不“手动”将流动性从 L1 桥接到 L2,以在目标链上获得她的 USDC。

在 Celer Network 和 Hop Protocol 中,Bonder (或称为中继者)的可用性是一个问题,在未来的版本中,项目方可能会通过治理代币 staking 以及一些罚没机制来尝试解决这个问题。(译者注:目前 Hop Protocol 尚未发行代币,因此,这或许也意味着它有追溯性空投的可能)

补充说明:Hop Bonder 甚至不需要等待 Alice 的 L2 tx 在 L1 上进行确认 – 它可能依赖于 L2 的定序器立即“软终结”,因此几乎立即将代币从 Alice 的 PoV 转移到另一个 L2。

相关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20 − 20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