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币新闻全景式解读NFT音乐:市场...

全景式解读NFT音乐:市场现状、变革潜力、挑战

文 | 梁雨山

NFT市场在2021上半年取得长足发展。数据显示,NFT市场规模于今年上半年达到25亿美元,同比上涨182倍。

在此期间,NFT音乐这一细分领域同样迎来爆发式增长,二月销售额达到2200万美元,较1月增长24倍,并于三月继续上涨至2600万美元。同时,资本也在加码押注NFT音乐赛道。今年5月,Nima Capital 、Sangha Capital及Tezos Foundation宣布投资NFT音乐平台OneOf,注资金额达6300万美元,仅次于明星团队Dapper Labs于今年3月所获融资额,且接近上半年所有游戏类NFT项目融资之和。

艺术

然而,与一二级市场的火热相比,多数人对NFT音乐较为陌生。为什么需要NFT?NFT与音乐的结合将带来什么?音乐行业的未来是NFT吗?基于此,本文从音乐行业的市场现状、NFT变革潜力及其可能带来的新挑战出发,为你全面解读NFT音乐市场。

一、音乐业近20年的发展

历史上,几乎每一次重要的技术迭代都会触动既有的利益分配格局,而音乐行业自20世纪末以来的演变历程更是直接反映这一点。

1998年,刚刚步入大学一年级的的Shawn Fanning根据点对点传输技术,设想出P2P交换音乐服务概念,推出可将音乐作品免费由CD转为MP3的软件「Napster」。在那个于互联网听歌极其困难的年代,Napster的出现不仅改变大众欣赏音乐的方式,还直接将获取音乐的成本降低为零。由此,Napster迅速走红,高峰时期的用户注册量一度达8000万。

然而,在任何市场竞争,一旦涉及「免费」,势必触动多数玩家的利益,引发「商战」,音乐行业也不例外。2000年,以侵害版权为由,索尼、华纳等五大唱片公司联合美国唱片协会(RIAA)将如日中天的Napster告上法庭。最终,Napster败北,被迫宣布关闭。

从Napster与唱片公司博弈的结果看,虽然前者失败,但其对唱片公司,乃至整个音乐行业近二十年的发展都带来不可磨灭的影响。

一方面,Napster的诞生促使数字音乐的概念得到普及,实体音乐销售额走下坡路,推动唱片公司考虑转向数字音乐市场。数据显示,2001年至2010年,实体音乐销售额下降超60%,年收入减少140亿美元,而同期数字音乐销售额从零增至40亿美元。

艺术

另一方面,随着数字音乐取代实体唱片,Apple Music、Spotify等流媒体服务商登上历史舞台,音乐行业逐渐进入「流媒体时代」。根据IFPI报告,2020年数字音乐占全球音乐收入的份额最大,仅流媒体服务就占整个行业总收入的62%,约134亿美元。

回顾音乐行业近20年的发展, Napster为市场向数字化转型打开想象的大门,而互联网技术在20世纪初的迅猛发展,加速推进「流媒体时代」到来,在此过程中,尽管唱片公司收入受到影响,但与音乐家相比简直微不足道。

二、流媒体时代的音乐家

2020年10月,随着英国文体部(DCMS)宣布对Apple Music、Spotify等流媒体展开调查,音乐家在流媒体时代所面临的公平报酬问题终于得到正视。当时,DCMS 委员会主席 Julian Knight MP直言,流媒体市场的增长“不能以牺牲才华横溢和鲜为人知的艺术家为代价”。

艺术

(数据来自prosoundnetwork)

在流媒体时代,唱片公司与音乐家的收入处于严重不对等状态,多数音乐家表示其收到的报酬微乎其微。根据2019年数据,主要唱片公司仅通过流媒体每小时就可以赚取近100万美元,而80%艺术家每年从流媒体中获得的收入低于300美元。2020年5月,英国小提琴家TaMSIn Little透露,其音乐作品在6个月的时间内播放数百万次,但这为她带来的收入却不足20英镑。

谈及音乐家的报酬问题,我们不得不提版税。在音乐行业,版税基本上是歌曲(或任何创作)被出售、分发、用于其他媒体(如商业或电影)或以任何方式货币化时支付给任何权利持有人的费用。在美国市场,每首歌曲通常被分成两个独立的版权「作曲版权」和「录音版权」。

  • 作曲版权:由词曲作者和出版公司所有
  • 录音版权:由唱片公司和录音艺术家所有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为获取歌曲,流媒体服务商(靠订阅费和广告赚钱)会与唱片公司达成协议,并为每首歌曲的播放量支付费用,而这部分费用将分发给上述各方。据悉,流媒体平台为每次播放量支付的费用通常不足0.01美元,(Spotify为0.003美元至0.005美元,Apple Music为0.008201美元),而每首歌所产生的总收入会分给平台自身(30%)、词曲作者(15%)及唱片公司(55%)。

那音乐家收入占比是多少?theconversation指出,唱片公司会将其收入一部分支付给艺术家,但这是在他们偿还唱片公司对其投资之后发生的。粗略估计,音乐家只能从其音乐销售或流媒体中获得所有利润的12%,其余资金全部流向唱片公司这类中间商手中。《经济学人》指出,平均而言,10亿播放量能为大唱片公司带来约700万美元收入,其中可能只有100万流向音乐家。

对那些知名、登上音乐榜榜首的艺术家来说,其或许可从流媒体中赚得不俗收入,但事实上,并非每位艺术家都能被大众所熟知,多数艺术家在流媒体时代面临窘境。非营利性音乐产业研究协会(连同普林斯顿大学和MusiCares)对1277名美国音乐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音乐家的收入中位数约为 35000 美元(与音乐相关的来源仅为 21300 美元),61%音乐家表示他们与音乐相关的收入不足以支付生活费用。

因此,在流媒体时代,音乐家更多地以举办演唱会、销售周边赚取收入,不过随着新冠疫情于2020年全面爆发,通过演唱会来赚取收入已不再是可行的选项。毕竟,对部分音乐家来说,依靠巡演所赚收入占其总收入的75%。

那么,音乐家出路在哪?部分市场敏锐度较高的音乐家已经发现通往新世界的大门——NFT(非同质化代币,可将音乐、画作、游戏装备等虚拟或实物代币化)。这些音乐家不仅看到NFT市场价值所在,还通过NFT销售赚取可观收入。今年早些时候,格莱美奖获得者Anjos通过销售新专辑NFT《YOU》获得高达70.7万美元的收入,这超过他过去10年专辑销量总和。

三、音乐家涌入NFT市场

今年一季度,NBA Top Shot销售额破亿,艺术家Beeple作品拍卖价超千万…..这些代表NFT市场起势的关键事件,吸引那些在流媒体与新冠疫情压力下寻求出路的音乐家。digitalmusicnews数据显示,1月,NFT音乐市场销售额达90万美元,2月、3月分别突破2000万美元、2500万美元,涨幅达4位数。

据不完全统计,在发行的所有音乐NFT中,约 76% 属于电音类别,摇滚和流行音乐占音乐NFT销售总额的24%。以下为年初以来,部分通过NFT完成音乐作品销售的艺术家:

电子音乐制作人Deadmau5 宣布进入NFT市场,通过WAX拍卖包括音乐作品、艺术品在内的一系列收藏品;

摇滚乐队Linkin Park(林肯公园)主唱Mike Shinoda通过NFT拍卖筹集30,000 美元;

音乐家 PelleK 发布第一张NFT音乐专辑,该专辑在不足两个小时的时间内迅速售罄,销售额达160,000 美元。

电子音乐人Grimes通过Nifty Gateway平台销售价值近600万美元NFT音乐作品;

音乐家兼制作人 Justin Blau(又名3LAU )通过拍卖NFT作品赚取1160万美元;

DJ 巨星史蒂夫 · 青木以420 万美元的价格出售一系列NFT 作品,其中包括以 888,888 美元的价格出售给美国 T-Mobile 的前老板约翰莱杰尔;

拉丁歌手Ozuna在15分钟内从NFT 拍卖中赚取超456,000 美元;

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莱昂国王)通过出售新专辑NFT《When You See Yourself》获得超200 万美元收入;

独立说唱歌手兼制作人Tory Lanez将三首新歌曲以NFT方式出售,该作品在初始销售中产生超 400,000 美元销售额,并被300逾名粉丝转售;

华人歌手陈奂仁在 Treasureland发布77个音乐NFT,作品在发售1分钟内售罄,斩获约20万美元收入;

华人歌手阿朵发行首支NFT音乐《WATER KNOW》,作品拍卖成交价达 304271元人民币。

如果流媒体时代的到来对音乐家而言是场灾难,那么蓬勃发展的NFT市场将有望成为音乐家的「避难所」。在收入分配问题短期难解,新冠疫情持续蔓延(无法通过举办演唱会赚取收入)的双重夹击下,通过NFT销售音乐作品的方式或可彻底改变音乐家以及音乐行业的发展。

四、NFT如何影响音乐家

NFT对音乐家带来的影响不止收入这一方面,还包括知识产权保护、连接粉丝以及打击黄牛等。

1.遏制盗版音乐

基于区块链技术特性,NFT音乐将更难使不法分子通过传统方式「窃取」音乐,而音乐家也可避免为解决盗版问题支付高昂的法律费用。

2.掌握音乐作品控制权

NFT将改变音乐业由三大唱片公司主导的局面。目前,索尼、环球及华纳主导价值110亿美元的音乐业,三者掌控艺术家的收入。音乐作品产生的收入在制作人、分销商及唱片公司等各方之间分配,而音乐家通常需要很长时间(流程繁琐)才能收到在总收入中占比极低的版税。

今年2月,Linkin Park 联合创始人 Mike Shinoda通过NFT销售赚取10,000 美元(7,000 英镑),其随后发布推特称,“即使我将包含歌曲的完整版本上传到全球的 DSP(数字流媒体平台),扣除 DSP、唱片公司和营销费用后,我的收入也永远不会接近 10,000 美元”。

艺术

3.通过转售增加版税

音乐家不仅可以通过NFT平台销售作品,获得收入,还可设置易手比例,在二次销售中抽成。

例如,音乐家在Zora平台发售NFT作品,标价0.5枚ETH,转售比例10%,那么如果有人以10枚ETH价格二次出售,则艺术家可获1枚ETH。

不过在此之前,艺术家在铸造NFT时需要思考清楚出售的究竟是什么。一般来说,除非有特殊说明,否则NFT转让不会包含知识产权。“就像购买CD一样。你不会因为购买CD就拥有知识产权,你拥有的其实是唱片副本。”Fowlkes Firm创始人Karl Fowlks 说道。“这与NFT市场的情况一样。你买入NFT并不拥有知识产权,除非这在智能合约里写明了。”

因此,这就需要音乐家选择支持出售版权的平台来发行NFT作品。今年4月,芝加哥说唱歌手Taylor Bennett通过Bluebox,将新单曲的75%的版权直接出售给粉丝,为自己保留25%版权(如发行权、根据作品衍生新作品的权利)。

4.连接粉丝

NFT既能使粉丝拥有他们喜爱的音乐,同时也为音乐家提供了保护其知识产权的途径。

“ NFT 为创作者提供一种重要的新方式,可以与粉丝建立联系并从中赚钱。”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狄金森法学院的知识产权学者 Tonya Evans表示。目前,许多黑人艺术家走在NFT热潮最前沿,他们通过 Clubhouse等论坛来营销其作品。

5.打击黄牛

音乐家可以发行NFT门票,打击黄牛贩卖假票行为,确保粉丝买入真实门票。

五、音乐家眼中的NFT市场

“无论音乐家想从音乐行业获得什么,区块链、NFT应用以及由此衍生的技术分支都是答案所在。”Imogen Heap说道。

作为区块链技术拥护者,这位格莱美获奖者早在2015年便将其作品(歌曲《Tiny Human》)数据发在以太坊链上,并称“对艺术家而言,我们正处于历史中的伟大时刻,革命正在发生,这将让艺术家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掌控自己的音乐和他们想表达的内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区块链。”

如今,Imogen Heap进入NFT市场,并在完成NFT销售后将销售额的5%支付给初创公司Nori(减少碳排放),以帮助从大气中去除约 20 吨二氧化碳。Imogen Heap此举旨在减少铸造NFT对环境所带来的影响。数据显示,在以太坊上铸造三个 NFT 就会产生915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

谈及对NFT看法,Imogen Heap表示,NFT可以促进音乐业成为一个可持续发展的产业,每个人都能从中得到应得的报酬,每个行有价值之事的人都能留在「游戏」中。

艺术

与Imogen Heap不同,另一位格莱美奖获得者、知名混音师André Allen Anjos对NFT的期望不仅仅是报酬。Anjos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希望利用区块链技术改变音乐行业的运作方式,特别是代理人、工作室高管及律师从音乐家收入中分羹。“如果我们能重建音乐行业的运行规则,那么所有这些中间商都必须与代码竞争。”

对NFT的看法,多数音乐家持肯定态度,当然也有例外。美国歌手Zola Jesus便是其一。最初,Zola Jesus对NFT抱有希望,她本人也发布NFT作品「KTHON」,但随着对NFT了解更加深入,其对整个市场的看法变得消极,从乐观者变为怀疑者。

Zola Jesus表示,最成功或最昂贵的NFT作品与其说是艺术,不如说是文化艺术品。像其他市场体系一样,最终被评估的是市场参与者的反映。被鼓励作为NFT出售的艺术是一种加密社区驱动和策划的艺术。因此,市场的运作方式和以往一样:趋势和投机。

她坦言,个人确实喜欢NFT的某些方面,比如它突出对艺术家的支持,并且也喜欢看到全新的艺术形式在新媒体中蓬勃发展。“但是,我认为NFT市场需要一些严格的监管,然后它才能对艺术家来说是一个真正公平的市场,人们购买艺术品是因为它所表达的价值,而不是它在未来可能产生的利润。我不希望人们像赌赛马一样赌我。”

六、新的挑战与问题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我们既要看到NFT为艺术家带来曙光,也不能忽视其带来的新挑战与新问题。

1.新型盗版和侵权问题

今年3月,艺术家@Weird Undead发推称,有人窃取其作品,并将此铸造为NFT出售。同时,她还发现盗窃者一直在销售基于其推文的NFT。

艺术

无独有偶,Meltem Demirors(CoinShares首席战略官)、Neeraj Agrawal( Coin Center总监)也发现有人随意将其推文包装成NFT出售。

艺术

2.NFT铸造过程中的版权问题

目前,市场中有不少视听形式的NFT(包含图像和音乐),但这非常容易造成版权混乱,因为这些类型的NFT可能包含多个艺术家的作品,如视觉艺术家、词曲作者、制作人等。

LaPolt Law 创始人Dina LaPolt提醒称,艺术家要谨慎使用未参与NFT铸造的其他人的知识产权。“我见过一些NFT里有迪士尼或漫威角色,这非常糟糕,因为你无权使用这些作品。”

因此,艺术家在铸造NFT之前要事先征得所涉及的每个版权所有者的同意,并提前明确NFT的版税分配。

3.跨市场转售中的版税问题

目前,虽然Zora这类NFT交易平台允许艺术家在二次销售中获得收入,但只有当二次销售在该平台完成时,其才会为艺术家支付报酬。这意味着,如果购买者在除Zora之外的交易市场出售NFT作品,艺术家将无法从中获益。

针对该情况,Zach Burks和James Morgan撰写以太坊改进提案EIP-2981(处于审核阶段),以创建 ERC-721 版税标准。据悉,该提案支持NFT转售中产生的收益支付给艺术家,无论其是不是在另外一个市场出售。

3.环境问题

有观点认为,铸造NFT极其耗能,其过程破坏环境。数据显示,仅2018年以太坊挖矿消耗的能源与整个冰岛相当。虽然以太坊最终将从PoW转向PoS,但这一过程较为漫长,随着NFT市场不断扩大,以太坊是否会面临与比特币一样的局面——被指破坏环境,尚难下定论。

4.价格波动问题

与加密货币市场一样,在NFT市场交易同样面临价格波动问题。

举例来说,如果你在今年3月参与Grimes 的首次NFT作品(Earth & Mars)销售,并想在30天后转售,那么将面临近5000美元的净亏损。nfts.wtf指出,Grimes 发布的这两件作品在出售时均为7500美元,但此后价格不断下跌,于四月跌至2700美元。

Halsey和Diplo的NFT作品销售情况同样如此,二者NFT作品在转售时的价格较首次出售下降50%。

七、结语

纵览NFT音乐市场近半年的发展,我们需要认识到,虽然以NFT形式出售的音乐在市场上大获成功,但这并不意味着NFT音乐已经深入普通消费者心中。相反,NFT音乐购买者多是富有的加密货币市场重度参与者。

“约90%(购买者)是非常富有的加密货币持有者,这就把买不起高价品的粉丝排除在外。” 曾为电子音乐制作人Deadmau5提供数字收藏品、Blockchain Music 的联合创始人Jimi Frew 说道。

如何吸引更多用户进入NFT音乐市场?格莱美奖获得者Anjos、摇滚乐队Kings Of Leon的做法为我们提供思路。前者放大稀缺性,后者利用实体唱片具备的优势。据悉,Anjos出售的NFT音乐作品Circular没有最终状态,“如果你今天访问 Asynch Music 网站,你会得到一首与昨天不同版本的音乐。”Kings Of Leon则在出售NFT的同时,发售特别的黑胶版本以及「黄金门票」(可在每次巡演中获得四张前排门票以及享受VIP待遇)。

未来,随着更多普通消费者参与NFT音乐市场,NFT对音乐业的影响将更加深刻,倒逼唱片公司转型,打击流媒体在音乐业的地位。“唱片公司将变成NFT公司。流媒体服务将仅作为营销工具,用于推广音乐NFT作品,例如新发行的专辑和重新发行的经典专辑。此外,由于智能合约被用于版税分配,ASCAP这类版权管理组织的作用也将减少。”

参考资料:

《Streaming Royalties and the Starving Artist: How Musicians Make Money》

《MUSIC-RELATED NFT SALES HAVE TOPPED $25M IN THE PAST MONTH》

《Can NFTs Crack Royalties And Give More Value To Artists?》

《The NFT Craze Offers Easy Money—And Hard Copyright Questions》

本文来源:火星财经
原文标题:全景式解读NFT音乐:市场现状、变革潜力、挑战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相关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4 × 2 =

最新文章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