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币新闻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阎焱:比特...

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阎焱:比特币比黄金值钱,巴菲特不买是因为他老了

原标题 | 凤凰《封面》|对话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

出品:凤凰网财经《封面》

主持人:陈琳 

文:鲁婧涵

核心提要:

1.即便新能源概念股股价涨上了天,但作为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阎焱并不看好造车新势力,认为倒闭潮不会太远。相反,他对比特币极为看好,认为要比黄金值钱多了,巴菲特不买是因为他知识太老化;语出惊人背后,阎焱的理由是什么?

2.阎焱评价曾一同共事的孙正义,有点像苦行僧。他认为,孙正义更多是一个企业家,不是一个投资人。孙正义投资的逻辑是什么?阎焱深度剖析。

3.对于当下这个时点,阎焱认为,仍是个赚钱的好时代。拼多多等公司市值的迅速增长得益于处在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和移动互联网时代。

4.谈到投资赔钱,阎焱说,其实是个概率。“基本上说谁告诉你说,我这个赚钱,那个赚钱,就没赔过钱,在我们看来这要么就是一个雏,要么就是一个骗子。”

5.关于硬科技技术难题,阎焱指出,产生创新最重要的,是需要市场的干预,而不是人为的行政的干预。他表示,“正是由于人们的贪婪,资本市场才有一只无形的手,自动地协调人们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如果长期利益的回报比短期利益更高的话,就会有一些有远见的基金自动地去投那些长线的项目。”

6.阎焱指出,在过去20年,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功主要还是To C,比如腾讯、阿里、百度、小米、拼多多,美团等等。真正To B端,做原创性硬科技的企业很少。

7.对于成功创业者的特质,阎焱认为,最重要的是需要有领导的才能和领导的魅力。而领导力的源泉是同理心。他以马云、马化腾、张一鸣为例,“聊天会发现,他们有非常强的共情能力,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想说的是什么。比较典型的是马云。真正的聪明人,有同理心的人,他把心放到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得好。”

8.谈到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被负面评论,阎焱表示,这种东西不要信。

更多详情,请见凤凰网财经《封面》独家专访赛富亚洲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阎焱。

投资

评价孙正义:他有点像苦行僧

凤凰网财经:您跟孙正义一起共事过,你们都走上了这条路top的位置。你们在投资、事业或人生态度方面,有很大的不同吗?

阎焱:他有点nerdy,比如会对一个通讯的盒子特别着迷。我跟他还是不太一样,我喜欢的东西更多一些,包括文化、历史和享受上的东西。他有点像苦行僧,现在也不了,开始喝酒了,他应该是勃艮第红酒最大的buyer。

凤凰网财经:市场对于孙正义的覆盖式打法争议颇多。您怎么评价孙正义愿景基金的投资方法?

阎焱:我觉得孙正义更多是一个企业家,不是一个投资人。他投资的逻辑其实不是全覆盖,而是选择赛道。他永远在高科技最前沿的赛道上,选择最好的公司,以最高的价格,把所有的竞争对手排除掉。所以他要赔也赔得很大,要赚也赚得很多。

其实老孙这一辈子赔钱赔得很厉害,他几乎所有的赚的钱,都不如在阿里一个投资上赚的钱多。这种投资的策略其实是可以的,但首先要有足够的钱,然后要显得很牛,把所有的潜在竞争对手全都吓退。

凤凰网财经:您会这样去投吗?

阎焱:不,that’s not me。上帝造人不一样,一个人最好做最适合自己的东西,最适合自己的投资,最适合自己的策略等等。

现在是赚钱的好时代

凤凰网财经:现在的土壤对于中国的投资机构来说,算是一个好的时代吗?

阎焱:赚钱是个好的时代。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从2001年加入WTO以后,真正地融入世界的经济大循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是最大的获益者,也创造了一个奇迹,实现了人类历史上持续的、规模最大的一次财富创造。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最好赚钱的是哪几年?现在这种趋势还能延续吗?

阎焱:早期也不太容易。2001年开始,整个中国经济在加速发展,尤其是在2010年,世界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人们变富裕的速度更快。比如,美国的General Technology成立一百多年了,它现在市值40多亿美元。小米干了6年,市值到了500亿美元,我们觉得这已经是人类的奇迹,结果拼多多3年干到500亿美金。现在的头条超过2千亿美金了。这种情况,只有在一个巨大的经济体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才可以出现。

凤凰网财经:这是一种正常现象吗?

阎焱: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中国的经济体量大,有14亿人,再加上现在印钱多。去年中国的M2广义货币,印了将近220万亿,GDP大概是100万亿。所以我们钞票的发行是GDP的2.1倍。这在人类历史上是没有的。

去年疫情以后,美国、欧洲都在印钞票。钱多了以后,资本市场就很充沛,所以PE也屡创新高。这两个结合就造成企业市值越来越大。凤凰网财经:您会担心吗?大家都说现在还是吹泡泡。

阎焱:经济发展有可能泡泡还会更大。

凤凰网财经:泡泡就会有破的一天吧?您怎么去看这种泡沫呢?

阎焱:在泡沫没有破之前还可以赚钱。这种现象挺难改变的,因为人性都是贪婪的。就像当年荷兰郁金香,每个人都在击鼓传花,希望自己不是最后一个人,直到泡沫破灭。

凤凰网财经:如果让您给二级市场的参与者或普通民众一些泡沫可能会破的应对,您会给什么建议呢?

阎焱:现在政府都在放水,钞票攒在手上就会贬值。所以买一些优质的、成长性企业的股票,比买什么东西都好。

凤凰网财经:近年,您主导的基金在投资策略上跟往年有什么不同?

阎焱:会有一些不同。但经济发展的逻辑在任何时候都是一样的。比如企业需要有增长、有竞争的门槛,这都是普世性的原则。所以在投资人看来,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说投资没赔过钱的要么是雏,要么是骗子

凤凰网财经:人家都在中国投资找风口,您在找吗?现在什么是风口?

阎焱:半导体就是风口。

凤凰网财经:大家对半导体是有不同的看法的,您的意思是您投得还不错?

阎焱:这个世界上哪一件事情大家同样的看法?

凤凰网财经:但是大家害怕半导体。

阎焱:两种人不害怕,一种是傻子不害怕,一种是真正懂的人不害怕。

凤凰网财经:您是哪种?

阎焱:按照市场的检验,我肯定是懂了,要不我怎么赚钱。

凤凰网财经:您过往的投资都是懂的吗?有没有做傻子的时候?

阎焱:其实我们做投资人都有成功,也有失败的时候。一旦犯错误以后就特别明显,你立即得到一个结果,结果就是市场要惩罚你,就是要赔钱。所以做投资人都赔过钱,我们也不例外也赔过钱。

凤凰网财经:您赔过的多吗?

阎焱:我们应该算少的了。

凤凰网财经:多少算少?

阎焱:其实是个概率。我们希望我们赚钱的项目的概率要远远大于赔钱的概率。但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呢?基本上说谁告诉你说,我这个赚钱,那个赚钱,就没赔过钱,在我们看来这要么就是一个雏,要么就是一个骗子。

过去20年中国原创性硬科技企业成功的很少

凤凰网财经:现在大家对资本有一种担心,认为会在某种程度上催生一些速食文化,因为资本也要看回报率。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阎焱:这是经济最基本的规律。正是由于人们的贪婪,资本市场才有一只无形的手,自动地协调人们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关系。如果长期利益的回报比短期利益更高的话,就会有一些有远见的基金自动地去投那些长线的项目。但是我们现在很多情况,是政府在调节。那一旦出现漏洞,是没有纠错的力量的。中国投资这么多,基金的泡沫总会有一天破灭,一地鸡毛。

凤凰网财经:现在解决硬科技难题还是用基金的方法,比如在大学设立一个新的专业,或是投放到某一个体制内的科研机构。这些方法对吗?

阎焱:产生创新最重要的,是需要市场的干预,而不是人为的行政的干预。比如中国现在最大的瓶颈半导体,不是中国没搞半导体,30年以前中国就有半导体基金。那为什么中国大陆今天,别说离美国了,离台湾的差距都很大?因为主导不是市场经济。

凤凰网财经:多年前,您曾有一个论断,说中国没有硬核科技。是这样的吗?

阎焱:非常少。创新有从0到1和从1到N。中国过去20年,从1到N的创新居多,从0到1的少,青蒿素算是一个。因为中国从地方政府,到创业者心态,都是快餐文化,都希望赚快钱。比如一个市长或者书记,不知道哪天就被调走了,那做一个投资10年以后才能看到效果,他会鼓励吗?

中国过去20年互联网的成功,主要还是To C,比如腾讯、阿里、百度、小米、拼多多,美团等等。真正To B端,做原创性硬科技的企业很少。

凤凰网财经:袁隆平老先生对于现在比较快餐速食的社会、商业性很浓的社会有什么影响?

阎焱:袁隆平的发明应该算是原创的技术。他这么多年坚持不懈做一件事,我觉得袁老先生挺伟大的。我对他非常尊敬。

他可能会给我们树立一个坐标,但是真正要改变人们的行为,还是要靠制度。制度对人的行为的约束是最重要的。

谈新造车:倒闭潮不会太远

凤凰网财经:电动车是今年资本的投资热点。中国三大造车新势力——蔚来、理想、小鹏已经市值回归。滴滴、小米、360等互联网新巨头也开始进军新造车领域。您怎么看?

阎焱:挺正常。当年美国福特造车的时候,你知道美国有多少家造车厂吗?200多家。最后变成了三个。当年计算机出来的时候,中国多少造计算机的公司?几百家,现在就剩联想了。

造成这种现象有几个原因。第一、造电动车的技术门槛比较低,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原因。第二、蔚来前年年底的时候,股价一块多,一年之内涨了五、六十倍。这种超级造富运动,对很多人还是有吸引力的。更重要的是,人类的出行确实面临巨大的转变。它是两个革命混到了一起——内燃机车转型电动车,以及从人的驾驶转型到自动驾驶。

在人类历史上,两个大的革命潮流混到一块的时候,并不多见。自动驾驶面临着人工智能、固体雷达、传感器等技术的提高,以及5G网络速率的提快等等。

所以很多人想赶上这趟车,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最后多少人能够活下来呢?大概就那么几家。所以造车运动会继续下去,但最终绝大部分公司都会死掉。

凤凰网财经:按照您对产业趋势的预判,死掉的这波什么时候会来?

阎焱:不会太远,因为它需要大量投资。没有几百亿的投资,车造不出来。现在已经看到很多家已经奄奄一息了。

谈比特币:比黄金要值钱多了

凤凰网财经:近期,投资圈的热点还包括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大幅波动,您怎么看目前“币圈”的火热?

阎焱:95%以上的人不懂,但是95%以上的人又嫉妒羡慕它赚钱那么快,所以就成热点了。

凤凰网财经:您会投资比特币吗?

阎焱:我有。我2015年就开始买币了。

凤凰网财经:现在还持有?

阎焱:Of course.

凤凰网财经: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会议要求,强化平台企业金融活动监管,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这对“币圈”是灭顶之灾吗?

阎焱:比特币是全球性的,它与信仰有关。我认为比特币比黄金要值钱多了,那与其投黄金,不如投比特币,这是我资产配置的一个策略。比特币的价格还会继续攀升。

当然,投资比特币只适合有钱的人和有见识的人。我并不主张也并不鼓励别人去炒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是要有信仰的人才能做。

凤凰网财经:为什么巴菲特不看好它?

阎焱:他的知识太老化,他跟信息时代是隔绝的,而且他已经拒绝接受新的知识。原来他连苹果的股票都不买,后来经过比尔盖茨的劝说,又买了大量苹果的股票。

谈成功创业者的特质:有同理心

凤凰网财经:您做了30多年的投资,见了很多的创业者,能够把事业做得很大的创业者,比如马云、黄峥、张一鸣们,是否有共同的特质?

阎焱:其实创业成功,创业者最重要的是需要有领导的才能和领导的魅力。什么叫领导力呢?哈佛商学院做了一个研究,它发现无论是做商业、做政治家、做学者,还是做艺术家,要成为好的领导者,需要同理心,要不仅能换位思考,还能站到别人的位置上做决策。

比如跟马云、马化腾、张一鸣聊天会发现,他们有非常强的共情能力,能在很短的时间内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想说的是什么。比较典型的是马云。真正的聪明人,有同理心的人,他把心放到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得好。

凤凰网财经:马云、黄峥、张一鸣等创始人的退出对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

阎焱:两面,有些企业可能会走下坡路,但是对另外一些企业可能是个机会,让新的年轻人有机会上来。

凤凰网财经:没有了张一鸣的头条,没有了黄峥的拼多多,会向上还是向下发展呢?

阎焱:这两家企业我认为影响都不会太大。

张磊被负评?这种东西不要信

凤凰网财经:您怎么评价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

阎焱:挺好的,挺聪明的。

凤凰网财经:有人形容他抢项目野蛮。

阎焱:我不觉得野蛮。当你资本的成本变得很低的时候,如果用去碾杀竞争对手,导致了科技创新,不存在的;导致垄断,价格增高,这时候就不行了。因为你不能改变市场竞技最根本的原则,就是公正性和公平性。从这个角度来讲,国企比他大的基金有的是。所以还是不能这样说。

本文来源:凤凰网财经
原文标题:赛富亚洲投资基金阎焱:比特币比黄金值钱,巴菲特不买是因为他老了声明:本文为入驻“火星号”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官方立场。
转载请联系网页底部:内容合作栏目,邮件进行授权。授权后转载时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本文链接。 未经许可擅自转载本站文章,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侵权必究。
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免责声明:作为区块链信息平台,本站所提供的资讯信息不代表任何投资暗示,本站所发布文章仅代表个人观点,与火星财经官方立场无关。鉴于中国尚未出台数字资产相关政策及法规,请中国大陆用户谨慎进行数字货币投资。
语音技术由科大讯飞提供

相关文章

Comments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

18 + 2 =

最新文章

spot_img